走进ASF系列 - 序

特别说明

《走进ASF系列》分享的内容和观点不代表任何组织,仅代表我个人对Apache软件基金会(Apache Software Foundation,ASF)的认知!

Who

我2011年加入阿里,经历过若干组织架构调整,做过行为日志OPlog,阿里郎,云转码,文档转换等若干产品,在2016年10月份由于团队需要有幸接触到Blink的开发,开始了解Apache Flink社区,由初期的参与社区开发到后来逐渐主导具体模块的开发,到负责Apache Flink Python API(PyFlink) 的建设。 目前是 ASF Member, PMC member of @ApacheFlink and a Committer for @ApacheFlink, @ApacheBeam, @ApacheIoTDB 。我的开源之旅如下:

走进ASF系列 - 序

Why

为啥要写《走进ASF系列》文章?核心考虑是发现国内大多数人都听说过ASF,同时我们国家也是世界上使用开源最多的国家之一,如下图展示了在ASF 2019年年度报告中披露的ASF软件在全球各国家的下载量排名:
走进ASF系列 - 序
中国已然成为Apache软件基金会项目下载量最大的地区。但是真正了解并参与ASF贡献,并且成为ASF Member的人非常稀少。这个现象并非我们没有能力参与ASF贡献,更不是没有能力成为ASF Member,而是对ASF了解的渠道比较少,同时或多或少的还可能有一点语言上障碍的原因,国内对ASF的参与和世界其他西方国家相比来说,参与的人数非常稀少!分享一些具体数字给大家:

  • ASF 拥有7000+代码贡献者,然而为 ASF 项目提交贡献的中国工程师仅千人规模,不足七分之一。
  • ASF 项目约350个,然而由中国发起的 ASF 项目仅19个,已成为***项目的比例更是不足5%。
  • ASF 孵化器拥有导师200多个,然而活跃的中国导师不超过5位。
  • ASF 每年在美国、欧洲等地举办 ApacheCon ,然而迄今为止,ASF 尚未在中国举办过一次 ApacheCon。
  • 在2019年5月份统计ASF Member 全球有730个,中国仅有13个。

作为全球